站内搜索
?
?
下班去医院看望亲人出车祸,算工伤吗?
作者:管理员 ?? 发布于:2019-01-23 04:22:09 ?? 文字:【】【】【
摘要:上诉人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服大庆市龙凤区人民法院(2016)黑0603行初14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审理

原审查明,原告刘久成是大庆石化公司矿区服务事业部文体活动中心员工。2016120日,原告刘久成下早班后从单位去职工医院二部护理病危的岳母,810分左右,在大庆市龙凤区兴化大街工商银行门前道路处,被案外人刘得龙驾驶的黑E87692号货车撞伤,致股骨粗隆间骨折。经交警部门认定,原告刘久成在事故中无责任。2016318日原告的妻子张戈华向被告申请认定刘久成所受损伤为工伤。2016519日,被告市人社局依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人社部发[2016]29号)第六条的规定,作出“庆人社伤险不认决字[2016]A0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现原告不服该决定依法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市人社局作为劳动和社会保险的行政管理部门,依法行使工伤认定等社会保险职责,主体适格。被告市人社局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双方当事人对原告的职工身份及所受损伤的时间、地点等全部事实无争议。本案的争议在于原告刘久成所受损伤是否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关于对“在上下班途中”的认定,人力资源

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人社部发[2016]29号)第六条规定,“职工以上下班为目的、在合理时间内往返工作单位和居住地之间的合理路线,视为上下班途中”。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第六条规定,“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工作地和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时间内往返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本案原告刘久成早上8点下班,在810分即发生交通事故,显然是在合理的时间内。至于是否属于合理路线,原告刘久成下班后从工作单位直接到附近的职工医院护理病危的岳母,且其岳母于当日去世,属于突发事件,是其在特定条件下的生活所需的活动,亦符合人之常理,应当认定为合理路线。原告刘久成所受损伤应认定为上下班途中所发生的交通事故所致。故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对原告刘久成所受损伤不予认定为工伤的决定明显不当。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正当,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原审判决:一、撤销被告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庆人社伤险不认决字[2016]A0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二、被告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重新作出决定。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二审审理

上诉人人社局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被上诉人刘久成的行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6条第3款的规定,不属于从事日常工作生活所需的活动,且被上诉人刘久成下班后的目的不是以最终回到居住地为目的,所以不是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被上诉人岳母住院的医院不属于居住地。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仅考虑了被上诉人刘久成上下班的时间是否合理,没有考虑工伤认定中的目的要素和空间要素。本案中被上诉人的目的要素是去医院护理其岳母,而不是回到居住地,被上诉人下班去医院,是其主观上改变了路线,不

属于下班的合理路线。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依法驳回被上诉人刘久成的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刘久成负担。

被上诉人刘久成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一审法院将被上诉人岳母于事故当日去世这一特定条件认定为突发事件,并不是上诉人在上诉状中陈述的被上诉人仅仅去医院护理其岳母。被上诉人下班后去医院并没有改变路线,依据客观事实,被上诉人去往医院的路线根本不存在绕道的情况,一审法院认定属于合理路线是正确的。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石化公司述称,被上诉人符合工伤认定条件,用人单位认为应该认定为工伤。

二审中,被上诉人刘久成向本院提交了被上诉人岳母陈秀芝住院病历及常住人口登记卡,欲证明被上诉人岳母在事发当天死亡。

经庭审质证,上诉人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问题有异议,病历只能客观记载被上诉人岳母住院和死亡的事实,但不能证明被上诉人事发当天的主观意识和客观行为,相反,被上诉人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书及证人证言、路线图均证实其主观目的及客观行为均是去医院护理其岳母。原审第三人对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问题均无异议。

本院对二审中被上诉人刘久成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对于被上诉人在二审中提交的证据,因双方当事人对其真实性均无异议,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相关规定,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另查明,被上诉人刘久成的岳母陈秀芝于2016120日死亡。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第六条之规定,“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工作地和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时间内往返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

就是对“上下班途中”的认定。被上诉人于2016120日早上8点下班,在810分发生交通事故,属于在合理的时间内。由于被上诉人的岳母病危,且其岳母于当日去世,被上诉人下班后从工作单位到其岳母住院的职工医院,属于从事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符合人之常理,原审法院认定为合理路线,并无不当。被上诉人刘久成所受损伤属于“上下班途中”所发生的交通事故所致。原审法院判决撤销上诉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责令上诉人重新作出决定,符合法律规定。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附:认定工伤的七种法定情形

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法定情形有七种

()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认定要点】三工中最核心的因素的工作原因,是构成工伤的充分条件,工作场所工作时间更多的是证明工作原因的辅助因素,同时也对工作原因起补强的作用。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用人单位或者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没有证据证明是非工作原因导致的,则推定为工作原因,亦可认定为工伤。

()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

【认定要点】所谓预备性工作,是指在工作前的一段合理时间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准备工作。诸如运输、备料、准备工具等。所谓收尾性工作,是指在工作后的一段合理时间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收尾性工作,诸如清理、安全贮存、收拾工具和衣物等。

()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认定要点】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包括两层含义,一层是指职工因履行工作职责,使某些人的不合理的或违法的目的没有达到,这些人出

于报复而对该职工进行的暴力人身伤害;另一层是指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职工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的意外伤害,诸如地震、厂区失火、车间房屋倒塌以及由于单位其他设施不安全而造成的伤害等。

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中的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是指受到的暴力伤害与履行工作职责有因果关系。

()患职业病的;

【认定要点】职业病必须是职工在职业活动中引起的疾病。如果某人患有职业病目录中规定的某种疾病,但不是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或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等因素引起的,而是由于其居住环境周围有生产有毒物品的单位引起的,那么,该人的这种疾病就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中所称的职业病。

职业病诊断和诊断争议的鉴定,依照职业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执行。对依法取得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再进行调查核实,可直接认定工伤。

()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认定要点】因工外出期间包括1、职工受用人单位唱派或者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场所以外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期间;2、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或者开会期间;3、职工因工作需要的其他外出活动期间。

职工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或者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开会无关的个人活动受到伤害,不能认定工伤。

职工因工外出期间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从事故发生当月起3个月内照发工资,从第4个月起停发工资,由工伤保险基金向其供养亲属按月支付供养亲属抚恤金。生活有困难的,可以预支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50%。职工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的,按照本条例第三十九条职工因工死亡的规定处理。

()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

【认定要点】上下班途中包括:1、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2、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3、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

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4、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非本人主要责任事故包括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和非本人主要责任的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和火车事故。

交通事故是指《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事件。车辆是指机动车和非机动车;“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固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
?
脚注信息
?